唐北巷

【转载】爱喝BOURBON加冰的RYE‖赤零

C3
黑白相间的棋子
如果非要把赤井和安室用两种颜色来分的话,那么赤井是黑豹安室则是白狮,两头凶猛的野兽一黑一白犹如棋子般不断厮杀战略领地。
但别忘了棋子是受人所控的说不定在它们心中并不想找对方厮杀,如果可以它们倒情愿像太极那样化为一体!
赤井秀一和安室透可不是受人所控的棋子而是受正义和责任的牵绊成为了立场不同目标一致的宿敌。
"你这家伙怎么来了"
赤井又望了一眼藏在沙发底下的绷带"你受伤了"
"和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吧,你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面前难道就不怕我逮捕你吗"
是的,他受伤了,他的猜测没错冲他开枪果然是组织的成员
回忆中……
"琴酒我和基尔的嫌疑洗清了吧,虽然我不打算让你向我们道歉但你的态度的确让人火大"
安室看着琴酒那张高高在上的脸就想上去给他一拳也许因为这张冷漠的脸和萊伊有些相似?
"虽然好像误杀了三个组织成员但组织的作风一向如此,杀错一百不放过一个"
听琴酒说出这话安室和水无伶奈又紧握了拳头!
"好了,我说就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波本,基尔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伴"贝尔摩德适宜的开口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容不从
"看你们聊的那么愉快我还以为你们把我忘了呢"暗处一个女人的声音和脚步声传来
女人有一头黑色的直长发淡红色的瞳孔身高和贝尔摩德差不多至于年龄安室看不出。
"组织新加入的成员?"基尔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说
"不,她不是新加入的,只是有件任务上面专门派她来协助我们而已。"
"嗯,大家好啊,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自我介绍一下我的代号叫温莎(Windsor )来自最古老的邸宅"温莎王堡""女人满脸笑意但却又感觉到她没有真的在笑
代号温莎的女人走到波本面前"和波本你一样是威士忌哦"一只手环住波本的腰身暗自用力。
"我说,波本,在追寻库拉索的时候有人拆了琴酒安装的炸弹,那个人,该不会是你吧?"温莎凑近波本在他耳边低语
腰间的伤口传来一阵疼痛不过这种程度的痛还不足以让他这个训练有素的公安露出任何表情
"啊,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我倒是想见见他呢,竟然刚和我们为敌,想必又是那些不知死活的FBI吧"
【工藤家正在做咖喱的冲矢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是吗"温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温莎,你能不能不要看到男人就往上贴"琴酒冷冷的话语打断了他们的窃窃私语
温莎微笑着绕到琴酒身后手臂撑在琴酒的坐着的椅背上
"哎呀,吃醋了?"
"哼,我都恶心的快要吐了"
"别这么说嘛,再怎么说我也是开着直升机救了你们啊!"
回忆结束……
那个叫温莎的女人看似不简单,还好那天她并没有看清楚安室透。然而等安室回到住处后伤口如他所料的裂开了。
"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我又怎么会来呢"
赤井秀一的接话把安室透拉回了现实。
"切,你这家伙,在我没有改变心意之前最好赶快离开!"
"如果真的逮捕了我,困扰的可是你"
"什么?!"
"既然我都已经来了,至少让我进去,帮你上药"
安室和赤井对视了几秒在赤井眼里安室透看到了从容,坚决,和,心疼……
他看错了吧?安室透晃晃脑袋想把这奇怪的想法忘掉。
打开暗拴的链条锁鬼使神差的竟然帮赤井秀一开了门。
赤井秀一四周看了看和他以前住的地方的摆设差不多,单调简单。
"药箱在哪?"
"柜子的左上角"
赤井翻出急救药箱放到沙发前的桌子上,当他要去掀开安室的衣服时却被安室突然抓住双手极其不友善的语气在耳边响起"你想干什么"
"不把衣服掀起来的话我该怎么帮你换药呢?"
安室透一愣松开了手,刚才是他太过激了!
赤井秀一微微一笑把面前青年的Txue掀至胸口。
就这样欣赏欣赏"美色"也不错,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瘦弱的身体让他忍不住想要狠狠疼爱。
(终有一天或许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人)这样想着赤井秀一在缠好绷带后毫不犹豫的在安室透要间轻轻落下一吻!
安室透一直紧绷着身体,赤井秀一呼在他身上的热气总是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他的理智,当赤井秀一突然的吻落在他腰间时安室只觉得一股电流传过他全身一阵酥麻的感觉。
故作镇静的放下衣服"你觉得你现在在做什么"
看出面前人故作镇静的可爱模样更加激起了赤井秀一想要逗弄他的心。
"我很清楚我现在在干什么"突然欺身压向安室透"你会打开门让我进来让我有点惊讶"
顺势安室的身体倒在沙发里,赤井秀一就这样双手各撑在他脸颊两旁,极其暧昧的姿势让安室心跳加速他真担心他的心会不会脱腔而出?
当赤井秀一做势要吻上他时安室透真的生气了,用尽全力推了身上人一把坐起身冷眼看着踉跄后退的人生气的说道"别太过分了,FBI"
惹对方生气了?赤井秀一不怒笑意反而加深了。
"还是谈正事吧,组织里是不是应该有新的动作了?"
赤井秀一觉得能拥有控制人心的芯片对组织来说应该是个无法抗拒的诱惑,所以组织必定会采取行动如果他能掌握组织的行动的话那么赢的机会就越大!
"哈,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可恶的FBI来这里就是问这个的吗?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

评论(2)

热度(9)